永利
  您现在的位置>> 新闻首页>> 专题报道>> 青春永利人物及故事展>> 青春故事

我与她的故事

发表时间:(2019-04-28)

  爱上永利,让我看清了爱的模样。

  

  那段时间因着突如其来的打击,我的世界一片苍白,像是雾霾笼罩下的死寂深林,晦暗不明没有丝毫生气。直到她走入我的生命,一声,两声,鸟儿开始啼叫;一寸,两寸,天空开始放晴。

  

  初见

 

  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初见她时正直八月的末尾,炎炎暑气尚未褪去。傍晚时分,太阳周边的光变成了红色,渐渐的,附近上空的云也因此变得上暗下红。天空在这一刻变成了调色盘:酡颜、金黄、绛紫、天青、海棠红,全部打碎了揉在一起,变成了清华东路上方的苍穹。

 

  我捏着手中的通知书,上面绘着山水树人,还镶有一片精致的叶脉,这是早先她送来的请柬。独一无二的叶片,意味着独一无二的爱,想来她该是个心思精巧的女孩。沿着一面色彩斑斓的墙壁走到尽头,我终于与她相遇。

 

  美人犹似画中仙,许多年后我仍然常常想起那一瞬她予我的惊艳。

 

  绿树掩映间是一座傲然屹立的高大树塔结构建筑,主轴广场的金属璧水池仿佛悬浮在空气中。泉水自黑色花岗岩条石中涌出,流淌至白色石台跌入水池,最后缓缓汇入一片石滩,繁茂的树木与潺潺的泉水开辟出一方清凉天地,与周遭的热度形成了鲜明对比。

 

   

 

  我慢慢向她走近,拾阶而下便来到了下沉庭院,比起地上建筑的宏伟庄严,这里更透着一丝精巧别致,仿佛藏着女儿家的心事,巨幅溪山行旅图悬挂在庭院北璧,如同传统建筑中堂中巨大的挂轴。流水沿着台阶不断流淌,摇曳着淡淡波光。水幕之后,隐约刻着一首英文诗歌——“Sleeping in the forest”。

  

  初恋

 

  硕人其颀,衣锦褧衣。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过分娴静温雅的外表常常会让人忽略她其实是个性情率真的北方姑娘的事实。相处几日逐渐熟稔,我才知道她的含蓄温柔之下竟也藏着活泼好动的灵魂。

 

  她喜欢玩百团大战那样的游戏,有时去剧社打打酱油,有时在武协练练拳脚,有时跟着山诺去征服一座座险峰。当二食前、主楼后、或是学子情小广场搭好一顶顶帐篷时,她整个人都会雀跃起来,眼睛里闪烁着迷人的光彩。她会主动牵起我的手在各个招新社团间蹦蹦跳跳,像是对一切未知充满好奇的孩童。她青碧色的身影在人群中间穿梭,点缀在裙摆上的浅绿丝带随风飘舞,如同翩飞的蝴蝶。

 

  运动场上她也绝不含糊。清晨还见她走在队伍中间整齐划一高喊口号,午后便看到在田径场上超越一个个对手。终点冲线夺冠时,她回首莞尔一笑,那笑容瞬间撞进了我的内心。

  

  初心

 

  出其东门,有女如云。虽则如云,匪我思存。

 

  她喜欢创造,她将小纸片缀在晚樱的枝条,如同精致的护花铃;她会为洋白蜡系上围巾,使它们免受蚊虫侵扰。一丛丛一簇簇的奇花异草在她的指间酝酿成型,忽然一夜清风发,乾坤万里竞相绽放。

 

  我常常觉得她或许真的是草木精灵的化身,纯情生动,磅礴细腻。白玉兰的高洁、榆叶梅的热烈、金银木的典雅、红豆杉的执着,尽数汇聚在她一人身上,仿佛世间的一切美好都化作她周身萦绕着的淡淡花草香气,那香味里有牡丹的馥郁,山桃的甜美,百合的清雅,还糅合着无数说不清名字的植物菁华。

 

  她陪我感受每一株草木的成长,观察鸟雀羽毛的形状,她会指着博物馆里古木的年轮告诉我方生方死的奥义,也会摸着教学楼前砖瓦的缝隙告诉我知行合一的价值。她包容,聪慧,进取。她对我说为人须存青松正气,当法竹梅风骨。

 

   

 

  她说她有一个梦想。

 

  我问那是什么,她始终不肯开口,直到某日遇见梁希先生的雕像。

 

  “无山不绿,有水皆清,四时花香,万壑鸟鸣。”

 

  替山河妆成锦绣,把国土绘成丹青。

 

  原来那便是她的梦想。(aymk)

来源:团委          作者:团委          浏览次数:   
关于我们 | 新闻投稿 | 管理员登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